人文省医

您的位置: 首页 党建文化人文省医医护手记详细

今年,我不在一线,但我有话要说

发布时间:2020-01-23 17:52本文来源: 泌尿外科医院 虞瑰

        这几天打开手机,各大网站推送的都是关于“新型肺炎”的消息。翻开朋友圈,一张张的请愿书,让我一次次泪目。昨天,医院下达组建第三梯队应急人员的通知,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,我们科室就有7名老师主动请缨,我一边回复她们的消息一边流泪。

        晚上回到家,收到科室一个年轻护士的短信,她说:“十七年前的非典,我不害怕,因为我还是个孩子。十七年后的新型肺炎,我害怕,因为我已经有了孩子。”看到这句话,我眼泪又一次不争气地流下来。谁说我们医生护士必须勇敢,谁说我们可以奋不顾身了无牵挂,面对未知的危险,说不怕是假的。没有经历过的人,可能永远都无法体会写下这一份份请愿书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决心。

        2003年抗击非典的时候,我还是一名高三学生,除了感受到紧张的学习气氛和每天进教室要求测体温之外,在小县城的我并没有感到任何危险所在。2007年,开始临床实习,我进入当年抗击非典的英雄——叶欣护士长生前所在的医院,从老师们的口中我才了解到2003年那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医务工作者打得有多艰难。

        直到2017年,我才亲身体会了一次,要战斗在一线是多么不容易。那年初,禽流感突袭四川,广安有一名危重患者请求ECMO战队紧急支援。我记得很清楚,那是我第一次带爸妈和甜甜去大悦城玩,刚刚到达商场就接到黄主任的电话,“广安有一名禽流感患者需要上ECMO,你迅速收拾一下随身物品,半小时后医院出发。”我问大概要去多久,黄主任说:“不知道。”挂了电话,我迅速打车回家收拾行李,再飞奔去医院,在医院门口,我跳上了救护车,一刻不停奔赴广安......

        我现在都能想起当时的心情,有些紧张、有些害怕、有些期待、有些兴奋。到达当地医院,换好防护服,进入隔离区,我才反应过来,这是一场从未经历过的战斗。从那天起,连续一周,我都没有离开过隔离区。为了保证患者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随叫随到,我和嘉哥的值班室就在病房旁边。每一次穿脱防护服都要耗费大量体力,每次从隔离病房出来,即便是在冬天,衣服都可以拧出水;N95医用口罩每次都把我的鼻子压出深深的印子,有时候还会和大家开玩笑,需不需要报一个压疮不良事件;至于大家很好奇的上厕所问题,其实都不是问题,几乎都是没尿的,因为没办法喝水,大量的汗水替代了小便,只会感到口渴。为了更清楚地了解患者的肺部情况,黄主任安排了一次带ECMO的CT检查。为了防止交叉感染,检查的时间安排在了凌晨,医院用封锁线隔出了一条专门的通道,黄主任、嘉哥、我、王老师,还有两位不知名的当地医院的护士老师,在空旷的医院里,推着患者和机器前进。呼出的热气一次次把护目镜遮挡,举步维艰。平时半个小时可以做完的检查,我们花了一个半小时......

        一周之后,我的小伙伴来接班,我平安回到了成都。

        也许有人会觉得会觉得医务人员好厉害!好勇敢!好伟大!然而,我想说的是,比起这次主动请缨的老师们来说,都不值得一提。禽流感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最大的区别在于,一个没有发生“人传染人”,而一个是“确定会人传染人”。所以,昨天在接到主动请缨通知的第一时间,我并没有报名。一是考虑到工作安排;二是考虑到自己现在还在哺乳期。我相信所有在第一时间报名的兄弟姐妹们,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,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作秀,没有人会拿生命开玩笑,每一个医务工作者都被这种使命感驱使着,职责所在,信仰所在。

        明天就是新春佳节了,我们本应该乘坐汽车、火车、飞机回家团年。但是今年,大多数医务工作者都留在了原地待命。每天激增的数据,离汉通道暂时关闭,看着我的战友们正在用汗水和勇气筑起一道生命之墙,我觉得我坐不住了。我现在郑重地向组织提起申请:“作为一名有10年ICU工作经验的护士,作为小强战队的一名老成员,如果有危重症患者需要ECMO支持,我随时待命!我家里有足够的存奶供我孩子喝!”

扫一扫 手机端浏览

今年,我不在一线,但我有话要说
网站纠错